李小加:我看不懂k線,散戶以為自己是巴菲特

November 28, 2018

 

 

「中國內地是一個特殊的市場,大爺大媽都會搬著小板凳去看K線,並且覺得自己看得懂。我自己在交易所,我都看不懂K線。」-李小加

 

  11月27日,香港交易所集團行政總裁李小加在36氪第六屆WISE大會上發表演講,談及中國內地、中國香港和美國三地市場的差別,提醒創業者根據自身實際需求,理性選擇上市地。

 

  談及上海將要推出的科創板,李小加認為,科創板可以有“一石三鳥”的效果。第一,在一個新增的板塊上嚐試註冊製改革,減少對存量IPO的影響,容易獲得市場認可與接受;第二,對科創企業先行嚐試,可直接落實決策層對創新企業發展的政策支持;第三,明確向市場提示註冊製及創新企業發行的雙重風險,力爭對個人投資者進行良好的預期管理。

 

  在資本市場甚為活躍的這一年中,香港一躍成為眾多新經濟公司的目的地,甚至出現了“同天8家公司敲鍾”的歷史盛況,2019年有意赴港上市的企業已達250家。

 

以下是李小加的演講摘錄:

  1、什麼是聰明的錢,什麼是憨厚的錢?

  大家討論融資的時候,會聽到各種各樣的意見——要不要上市?到底怎麼融資?是在內地上市、香港上市還是在美國上市?高估值融資好,還是中低估值融資更好?什麼樣的錢更好?什麼樣的人是你的知己?每家公司都有不同的經曆和路程,你問所有的上市公司,它們都走過不同的路。

  這件事說來簡單也簡單。你融什麼樣的錢,就決定了你以後過什麼樣的生活,就看你追求的是什麼。要麼是極其聰明的錢,要麼是極其憨厚的錢;既有國內的錢,又有國際的錢;錢還分為監管很嚴的錢,又有管很得鬆的錢。

  聰明的錢意味著你開始拿的時候很難,因為它對你討價還價,你跟它是一對一的議價。另一種錢,比如在一個以散戶為主的市場上市,錢來得比較容易。接受聰明的錢,接受它開始時可能比較難,但也意味著它今後的容易,你如果接受了開始的簡單,一定會承受今後的難,一切事情都是辯證的,沒有一成一變的東西。

  具體來說,大量的科創企業在A輪、B輪、C輪,最後上市。越是早的錢,越是難拿的錢;越是早的錢,越傾向於國際的錢。因為國際VC和PE的規模整體超出內地,當然內地現在也慢慢發展起來了。這些錢很難拿,因為這些錢給你高度的約束,它要坐在你的董事會上,天天盯著你,而且你經常要靠著它幫你找到新的CFO、找到新的業務模式。對於你來說,這個錢不容易拿,是很昂貴的,但是它給你帶來了一種長期發展的動力。

  還有一種錢,可能拿到非常容易、非常快,比如內地市場散戶的錢,這個錢拿了以後,給你的發展一下帶來了很大的資金支持和保證,同時也讓你很早就成為英雄,市值橫著走,像螃蟹一樣。但你也會有深深的責任和深深的負擔:因為那是老百姓的錢,到了最後如果你的公司成功了,那是應該的;做不成,那你有可能成為千古罪人。

  因為監管機構批準你上市,散戶就高度信任你,內地的散戶大多有這樣一種心態。你一旦擁有這樣的殊榮,也意味著一份深深的責任,你要善待你的投資者。如果你自己的業務出了問題,你一定要為這個一輩子埋單。

  所以,在這兩者之間拿錢,你要想清楚。如果在沙漠裡面找到一個綠洲,你會非常珍惜這個錢,細水長流;如果站在一個大河旁邊,你可能覺得錢非常多。小溪旁邊可能渴死,大河邊有可能被淹死。

  如果去美國上市,你接受的是最聰明的錢、最有組織的錢。有些公司在那兒可能更容易找到你的知音,因為你的業務模式在美國有,在中國還沒有。你找到了知音,意味著可以在知音這兒拿到很好的錢。但是這個知音一旦和你不是知音以後,你就要做好準備孤獨一生。很多企業覺得自己的業務模式非常好,可就是跟這幫VC談不攏,因為VC們老是把內地的公司向美國公司套。所以大家需要對這個兩面性有清醒的認識。

  2、香港市場是一個“中間地帶”

  今天內地大力推動新經濟發展,上海即將推出科創板,這是一件振奮人心的好事。在我看來,上海推出科創板可以有“一石三鳥”的效果。第一、在一個新增的板塊上嚐試註冊製改革,減少對存量IPO的影響,容易獲得市場認可與接受;第二、對科創企業先行嚐試,可直接落實決策層對創新企業發展的政策支持;第三、明確向市場提示註冊製及創新企業發行的雙重風險,力爭對個人投資者進行良好的預期管理。這裡面的機會非常多,我衷心期望這一新板能闖出一條新路。

  大家老說中國內地的監管者不雪中送炭,可是大家想清楚之後就會發現,中國內地的監管者非常困難,它絕對想雪中送炭——為什麼要搞註冊製,為什麼搞科創板,就是想雪中送炭。可是一個監管者不僅要想把炭送給誰,還要想誰來送。

  中國內地有大量的散戶,怎麼送這個炭呢?因此如果上市公司這邊要普惠,那就可能要在投資者這邊設門檻。可能10萬塊以下的小散戶就別送炭了,因為這不是你能承擔的風險,可能幾百萬資產以上的才能參與。

  美國的市場是機構市場,因此兩邊都不設門檻。公司是好是壞都可以上,只要你披露。發行端一律不設門檻,想怎麼上就怎麼上。投資端不設門檻,誰都可以來,反正散戶很少。

  香港市場不太一樣,香港市場有一部分散戶,比美國多很多,但比內地少。美國投資者90%以上是機構,剩下是散戶。內地是反過來的,香港剛好20%是散戶,80%是機構。在這種情況下,香港設給上市公司的門檻不高,很多公司都可以上,但不能太差。內地必須是好公司才能上,問題是好公司誰定,只能監管者定,但是監管者能定得了嗎?今天看著是好公司,明天可能會變成壞公司,這怎麼辦?這是一個巨大的挑戰。

  大家經常批評內地的監管者老干預,可是不幹預行不行呢?中國內地是一個特殊的市場,有大量散戶投資者,大爺大媽都會搬著小板凳去看K線,並且覺得自己看的懂都認為自己是巴菲特。政府完全不幹預恐怕是不行的,因此內地的交易所在做很多事情的時候非常困難。十個企業里肯定能飛出一兩個金鳳凰,但肯定有一大堆的死雞,一定是一地雞毛。雞毛由誰埋單?老百姓能不能承受?這對於監管機構是一個巨大的挑戰。

  如果上市政策想普惠大家,意味著一定要跟投資者說清楚,這裡面存在非常大的風險。問題是很多散戶賺錢以後,認為自己是巴菲特;虧錢的時候,認為是政府干預以後虧了錢。對企業來說,如果沒有足夠的膽量,沒有足夠的擔當,沒有足夠的耐心,沒有對未來充分的思想準備,還是找聰明人拿錢,而且不一定非要通過上市來融資。聰明人拿錢,拿得少,估值低,很睏難,但是拿到以後可以做自己的事,不用天天看後面有沒有人唾沫星子把你淹死。

  在中國內地市場、美國市場、中國香港市場這三個市場中,香港算是一個“中間地帶”,為什麼這麼說呢?

  香港這個中間地帶,既可以碰到非常好的國際知音,也會碰到很多憨厚的錢。憨厚的錢,會給你很好的流動性,知音的錢決定了你的矛應該放在什麼地方。這兩者之間的結合比較好。

  在內地上市,就像在長江里游泳,如果你是淡水魚,你的根基、客戶在內地,不需要太多的國際元素,那麼在內地的大江大河就可以了。如果你覺得必須要有國際的視野和元素,或者你的早期投資者就是來自於大海,你可以到大海去游泳,你還可以到遙遠的太平洋、大西洋去游泳,那裡你有可能成為世界英雄。如果你的業務發展,既需要有國際支持,也要有中國市場的支持,就好像我喜歡吃的鰣魚,它既可以在淡水裡生活,也可以在海水裡生存。這樣的企業就需要一個既能到國際大海去奮鬥,又能進入到中國內地的本土市場。香港就是這樣一個市場。

  3、不能小看“中美關係”對企業的影響

  新經濟基本是科技領先、以科技為主動力的經濟。這裏還有一個巨大的博弈,對企業的影響是遠遠大於自己業務,就是中美關係。中美關係這盤棋怎麼下?尤其你想去美國上市,一定要把這盤棋搞清楚,你是這盤棋中間的得益者還是犧牲者。中美過去雙方婚姻里都得益很多,到了今天這個日子還能不能過下去?

  對面有的人認為日子過不下去了,因為三觀不一樣。對面也有的人認為,只是一些小事過不下去,只是文化的不同。比如這個藥在美國一片500美金,這個藥要救命。我們中國老百姓怎麼可能500塊錢一片藥,這怎麼可能?我肯定要找個仿製藥解決這個問題。這個東西到底是救命更重要,還是保護知識產權更重要?這是個文化上的巨大差異。

  這個婚離不離,離了怎麼辦?將來的問題就大了。能不能離?財產分得清嗎?交流還能有嗎?中國留學生還能過去嗎?……作為新經濟創業者的你們要想清楚,這場離婚對你有什麼影響,不要輕易變成了這個離婚或者鬧離婚中間的犧牲品,這裡面一定要小心。

  這個離婚,我估計會鬧挺長時間,但大家都知道,全球化到現在這個階段已經誰也離不了了,頂多是分開住。見面不順就少見點,但是還得在一個屋簷下過。實在不能過了,長期分居以後將來再離,至少不會有大問題。今天一離,就會馬上面臨是不是冷戰,甚至是不是熱戰,對整個世界經濟都是巨大的衝擊。所以大家一定回到一個理智的環節裡面,不能硬離。

  簡而言之,中美關係對大家的影響,千萬不能小看。

Please reload

Our Recent Posts

Please reload

Archive

Please reload

Tags